资本催化创业初心“变形” ,谁为海翼这场“上心变伤心”买单?

有些事,介于“不说憋屈”和“说了矫情”之间,着实让人难受。相信这种滋味,对于陷入街电“创始团队离职门”事件的海翼来说,感受得再真切不过了。

      大家对于共享充电“街电”可能已经比较熟悉了,那么海翼又是谁呢?

 

海翼是Amazon上传奇品牌Anker的母公司,美亚畅销充电宝前10名里有6个是Anker品牌,市场份额长期排名第一。

      转战国内布局共享充电 “无心之作”受追捧

      公开资料显示,共享充电宝的雏形是孵化自Y-combinator的Doblet公司,2014年8月这家行业鼻祖公司开始在旧金山市铺设桌面型共享充电宝。

       似乎正是察觉到“共享经济”所蕴藏的巨大潜能,海翼于2015年初也启动了共享充电宝系统的研发,一年后名为“AnkerBox”的充电宝租赁箱正式登陆西雅图市。

 

虽然“共享经济”这一模式带动了社会资源的高效配置,然而受到地推成本高企和用户习惯尚未成型等方面的掣肘,所以无论是Doblet还是AnkerBox,在美国市场都未大量铺开。

       而此时大洋彼岸,互联网科技不断推陈出新、移动支付快速普及,使得国内的“共享经济”得以萌芽和孕育。

       真正的创业者总是最先嗅到新的商机。开拓美国市场的同时,海翼也开始试水中国市场,其母公司所在地长沙成为首个“试验田”。

      基于国内有利的用户习惯和成熟的移动支付体系,经过大半年的试运营和摸索后,海翼最终确立了适用于中国的共享充电宝商业模型,随即引入经验丰富的运营和管理团队,把成熟的共享充电宝系统快速推向全国。

        严格来讲,海翼进军国内市场抱的只是尝试之心,而这一“无心之举”也成就了后期街电在行业的先发优势。

      选择源于责任 风口下更需理性思考

      海翼股份于2016年9月30日取得了国内新三板挂牌函,正式开启了资本市场新篇章;同年底,获IDG领衔的五个投资方3.27亿新股的认购。

       据海翼股份披露的2016年年报数据显示,报告期内,公司实现销售收入25.09亿元,同比增长92.69%;净利润达3.22亿元,同比增长101.50%。而“街电”却于2016年11月正式从母公司拆分出来并引入外部投资。

       有如此良好的业绩作为支撑,挺过共享充电宝业务探索期的海翼,何以在快速成长时放弃对街电的绝对控制呢?这是海翼主动求变的选择,还是一场针对海翼而精心策划的“迷局”?

       当一种商业模式表现出可被挖掘的用户价值时,资本便以极快的速度介入,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讲,“共享经济”是一个被资本催化的创业风口:以共享单车摩拜为例,作为继滴滴之后又一个共享风口,仍然难逃高投入、高消耗带来巨额亏损,只得依靠不停融资在跑马圈地之后寻找真正的盈利模式。

 

与摩拜有所不同,海翼在拆分街电之后,也降低了在其中的持股比例。业内人士分析指出,持股比例降低后海翼无需将街电业务的损益并表,由此解锁了街电在快速扩张期承受大额亏损和持续融资的能力,虽然其损失了一定的收益,但这是一家上市公司对投资人、项目团队和业务负责的表现。

      梳理行业4月发布的融资消息不难发现,共享充电宝已成为资本追捧的新“风口”。而4月初完成由IDG、欣旺达领投首轮融资的街电,5月初再次宣布引入聚美,消息一经发布迅速登顶各大热搜榜。

      据公司公告披露的信息,聚美在注入3亿人民币现金后将持有街电60%的股份,陈欧亲自担任董事长,并邀请阿里旗下淘票票前总裁原源作为新CEO,可谓集聚美之全力投入。而另一方面,海翼的壮士断腕也着实让人惋惜。

 

与摩拜有所不同,海翼在拆分街电之后,也降低了在其中的持股比例。业内人士分析指出,持股比例降低后海翼无需将街电业务的损益并表,由此解锁了街电在快速扩张期承受大额亏损和持续融资的能力,虽然其损失了一定的收益,但这是一家上市公司对投资人、项目团队和业务负责的表现。

      梳理行业4月发布的融资消息不难发现,共享充电宝已成为资本追捧的新“风口”。而4月初完成由IDG、欣旺达领投首轮融资的街电,5月初再次宣布引入聚美,消息一经发布迅速登顶各大热搜榜。

      据公司公告披露的信息,聚美在注入3亿人民币现金后将持有街电60%的股份,陈欧亲自担任董事长,并邀请阿里旗下淘票票前总裁原源作为新CEO,可谓集聚美之全力投入。而另一方面,海翼的壮士断腕也着实让人惋惜。


关注更多观点和话题,可参与IT时代网微信互动(微信号搜索"ittime2000"进行互动)。

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
网友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